Company Information

小马奔腾新剧《好家伙》今晚播出 李晨张译“一文一武”相爱相杀

       9月26日起,45集电视剧《好家伙》将登陆北京卫视红星剧场,每晚19:35两集联播,搜狐视频同步播出。昨日,小马奔腾携手著名导演简川訸、金牌编剧兰晓龙精心打造的电视剧《好家伙》在京召开全国首播新闻发布会,李晨、张译、杨新鸣、赵志君、高捷、王烈、张殿伦、李培铭、何杜娟等主演特意赶至现场,组成史上最强发布会阵容。主题曲《送死的人来了》作词者、知名编剧史航,选角导演魏伟等也前来助阵,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和粉丝共同分享了台前幕后的精彩故事。




      兰晓龙蛰伏四年匠心之作 小马奔腾打造“抗日燃剧”


       擅长写“男人戏”的编剧兰晓龙曾创作了《士兵突击》、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、《生死线》等多部热播剧,并先后斩获了“白玉兰”最佳编剧奖和“飞天奖”优秀编剧奖等荣誉,堪称军旅、谍战剧方面的“金牌编剧”。《好家伙》延续了他一贯的创作风格,塑造了多个个性鲜明的硬汉形象。剧中,一群为了国家而战斗的“好家伙们”跨越大半个中国,辗转于纸醉金迷的上海和漫天黄沙的大西北。


       该剧导演简川訸去年和孔笙联合执导的都市女性职场剧《欢乐颂》获得了收视口碑双丰收,还曾执导《智者无敌》、《到爱的距离》、《王大花的革命生涯》等多部影视剧,其独特的视角和拍摄手法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简导直言“拿到这个剧本,尤其拍西北的时候,当时就觉得这个东西应该不同于其他的电视剧,要四面八方拍摄,要有留白,电影式的镜头要给大家空间”。他还表示十分感谢该剧的摄影指导黄伟,黄伟曾参与《辛亥革命》、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、《四十九日•祭》等多部作品的摄影工作,被誉为“金牌御用摄影师”,“为了完成这个事情,黄伟还摔断了肋骨。”简川訸情不自禁地表示,“优秀演员的表演,完美的剧本,这么牛的摄影,怎么能不出好作品。”




在小马奔腾的项目跟进记录里,《好家伙》开拍于2012423日,用了126天杀青。随后的2013年,曾经有媒体把这部《好家伙》称为“年度媒体最期待电视剧”,然而这部抗日正剧却在当年上半年的抗日雷剧大战中遭遇滑铁卢,曾有电视台以“普通观众看不懂”为理由将作品拒之门外,监制、主演李晨发表“如果诚意之作无法与观众见面,我就卸甲归田”的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,引起网友为该剧和编剧兰晓龙愤愤不平,并质疑购片方低估了观众的欣赏水平。那时恐怕连出品方小马奔腾都没想到,这颗集齐了国内最优秀主创团队精心栽培的“种子”,竟遭雪藏长达四年之久。

在昨天的发布会现场,张译表示,“确实没有想到能站在这为《好家伙》宣传,真的特别激动,李晨昨天晚上一宿没睡,我也是。到了这之后,一见到我们曾经的合作伙伴,已经是特别特别高兴了,我们可以再几天几夜不睡觉,因为我们还年轻”,还不忘调侃李晨,“虽然他已经快40岁了,我还好”。

谈到《好家伙》蛰伏四年终于得以播出,一众演员表示都是专程从外地赶回来参加发布会,“不仅李晨和张译激动得睡不着觉,知道这部剧终于能播出,我们很多人都喜极而泣。”该剧总制片人、小马奔腾副总裁李立功对记者表示:“古诗说十年一觉扬州梦,我们《好家伙》算是四年一梦终成真了。这四年来我们的态度始终是不抛弃、不放弃,终于等到播出了,也请广大观众检验我们的作品。”


李晨张译第八次合作 张译自爆经常拿错剧本

《好家伙》是李晨张译这对好兄弟第八次合作的作品。谈及一起合作这么多次的感受,李晨笑说,别人演戏是享受,他跟张译一起演戏是一种折磨。张译补刀:“我们两个生活当中是互相折磨,忍无可忍但还是得忍。”听起来是相互“嫌弃”,语气里却是掩饰不了的开心与默契。

再次搭档从《士兵突击》中走出的好兄弟,李晨肩扛机枪,脸上披红挂彩,一副狠辣反派色彩;张译则背着不离手的公文包,儒雅如书生,两人一文一武在剧中上演了相爱相杀的桥段。


在剧中,向来给人以好男人印象的李晨首次挑战“坏家伙”的饰演,他身兼党国重臣和帮派老大双重身份的屠先生的接班人,工于心计统筹全局,轻易就能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。谈及这个角色,李晨为自己“洗白”,表示自己这个角色并不是“坏家伙”,而是被迫表现出来很坏,但实际上内心很善良。除了纠结的角色,更为考验李晨的是,剧中他饰演的时光,因伤被迫截至,失去左腿的他只能依靠义肢和拐杖行走,特殊的人物设定和特定的肢体动作,让他备受“折磨”,但也磨练了他的演技。

相较于李晨的“坏家伙”,张译饰演的芦焱则是心系民族存亡,一身正气的中共地下党的“种子”。芦焱是在意气风发的时光远赴西北执行任务时与之相识的,从此两人建立了一段微妙复杂的关系,在一次次合作与对峙中,探寻行动背后的真相、个人理想与情感,像一颗种子一样生根、发芽、一步步完成自身使命。张译在剧中各种被追杀,经历磨难,最终从一开始的正义激愤、不知深浅的愣头青,变成了性格圆润的热血男儿。谈及拍摄趣事,张译自曝经常拿错剧本,以为自己演的是“时光”。

对于二人相爱相杀的关系,编剧兰晓龙有着独到的见解,“戏上面李晨折腾张译,戏下面是张译折腾李晨,两人互相找平衡。”


小马奔腾新剧《好家伙》今晚播出 李晨张译“一文一武”相爱相杀

       9月26日起,45集电视剧《好家伙》将登陆北京卫视红星剧场,每晚19:35两集联播,搜狐视频同步播出。昨日,小马奔腾携手著名导演简川訸、金牌编剧兰晓龙精心打造的电视剧《好家伙》在京召开全国首播新闻发布会,李晨、张译、杨新鸣、赵志君、高捷、王烈、张殿伦、李培铭、何杜娟等主演特意赶至现场,组成史上最强发布会阵容。主题曲《送死的人来了》作词者、知名编剧史航,选角导演魏伟等也前来助阵,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和粉丝共同分享了台前幕后的精彩故事。




      兰晓龙蛰伏四年匠心之作 小马奔腾打造“抗日燃剧”


       擅长写“男人戏”的编剧兰晓龙曾创作了《士兵突击》、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、《生死线》等多部热播剧,并先后斩获了“白玉兰”最佳编剧奖和“飞天奖”优秀编剧奖等荣誉,堪称军旅、谍战剧方面的“金牌编剧”。《好家伙》延续了他一贯的创作风格,塑造了多个个性鲜明的硬汉形象。剧中,一群为了国家而战斗的“好家伙们”跨越大半个中国,辗转于纸醉金迷的上海和漫天黄沙的大西北。


       该剧导演简川訸去年和孔笙联合执导的都市女性职场剧《欢乐颂》获得了收视口碑双丰收,还曾执导《智者无敌》、《到爱的距离》、《王大花的革命生涯》等多部影视剧,其独特的视角和拍摄手法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简导直言“拿到这个剧本,尤其拍西北的时候,当时就觉得这个东西应该不同于其他的电视剧,要四面八方拍摄,要有留白,电影式的镜头要给大家空间”。他还表示十分感谢该剧的摄影指导黄伟,黄伟曾参与《辛亥革命》、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、《四十九日•祭》等多部作品的摄影工作,被誉为“金牌御用摄影师”,“为了完成这个事情,黄伟还摔断了肋骨。”简川訸情不自禁地表示,“优秀演员的表演,完美的剧本,这么牛的摄影,怎么能不出好作品。”




在小马奔腾的项目跟进记录里,《好家伙》开拍于2012423日,用了126天杀青。随后的2013年,曾经有媒体把这部《好家伙》称为“年度媒体最期待电视剧”,然而这部抗日正剧却在当年上半年的抗日雷剧大战中遭遇滑铁卢,曾有电视台以“普通观众看不懂”为理由将作品拒之门外,监制、主演李晨发表“如果诚意之作无法与观众见面,我就卸甲归田”的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,引起网友为该剧和编剧兰晓龙愤愤不平,并质疑购片方低估了观众的欣赏水平。那时恐怕连出品方小马奔腾都没想到,这颗集齐了国内最优秀主创团队精心栽培的“种子”,竟遭雪藏长达四年之久。

在昨天的发布会现场,张译表示,“确实没有想到能站在这为《好家伙》宣传,真的特别激动,李晨昨天晚上一宿没睡,我也是。到了这之后,一见到我们曾经的合作伙伴,已经是特别特别高兴了,我们可以再几天几夜不睡觉,因为我们还年轻”,还不忘调侃李晨,“虽然他已经快40岁了,我还好”。

谈到《好家伙》蛰伏四年终于得以播出,一众演员表示都是专程从外地赶回来参加发布会,“不仅李晨和张译激动得睡不着觉,知道这部剧终于能播出,我们很多人都喜极而泣。”该剧总制片人、小马奔腾副总裁李立功对记者表示:“古诗说十年一觉扬州梦,我们《好家伙》算是四年一梦终成真了。这四年来我们的态度始终是不抛弃、不放弃,终于等到播出了,也请广大观众检验我们的作品。”


李晨张译第八次合作 张译自爆经常拿错剧本

《好家伙》是李晨张译这对好兄弟第八次合作的作品。谈及一起合作这么多次的感受,李晨笑说,别人演戏是享受,他跟张译一起演戏是一种折磨。张译补刀:“我们两个生活当中是互相折磨,忍无可忍但还是得忍。”听起来是相互“嫌弃”,语气里却是掩饰不了的开心与默契。

再次搭档从《士兵突击》中走出的好兄弟,李晨肩扛机枪,脸上披红挂彩,一副狠辣反派色彩;张译则背着不离手的公文包,儒雅如书生,两人一文一武在剧中上演了相爱相杀的桥段。


在剧中,向来给人以好男人印象的李晨首次挑战“坏家伙”的饰演,他身兼党国重臣和帮派老大双重身份的屠先生的接班人,工于心计统筹全局,轻易就能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。谈及这个角色,李晨为自己“洗白”,表示自己这个角色并不是“坏家伙”,而是被迫表现出来很坏,但实际上内心很善良。除了纠结的角色,更为考验李晨的是,剧中他饰演的时光,因伤被迫截至,失去左腿的他只能依靠义肢和拐杖行走,特殊的人物设定和特定的肢体动作,让他备受“折磨”,但也磨练了他的演技。

相较于李晨的“坏家伙”,张译饰演的芦焱则是心系民族存亡,一身正气的中共地下党的“种子”。芦焱是在意气风发的时光远赴西北执行任务时与之相识的,从此两人建立了一段微妙复杂的关系,在一次次合作与对峙中,探寻行动背后的真相、个人理想与情感,像一颗种子一样生根、发芽、一步步完成自身使命。张译在剧中各种被追杀,经历磨难,最终从一开始的正义激愤、不知深浅的愣头青,变成了性格圆润的热血男儿。谈及拍摄趣事,张译自曝经常拿错剧本,以为自己演的是“时光”。

对于二人相爱相杀的关系,编剧兰晓龙有着独到的见解,“戏上面李晨折腾张译,戏下面是张译折腾李晨,两人互相找平衡。”



上一篇:小马奔腾引领国庆荧屏红色题材收视主流...

下一篇:宁浩等青年导演现身海南 2016海南微电影大赛颁奖...

 

返回



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
Beijing Galloping Horse Media Co.,Ltd.
技术支持:立方米网络